【师德师风研讨优秀发言】外语系-张燕

作者:张燕 时间:2018-08-02 点击数:

瞬间


瞬间,说不清楚什么原因,一直是我喜欢的一个词语。或许就为那种转瞬即逝的时刻,一点点心动,一点点的感悟,一点点的安慰,一点点会心的微笑,一点点的甜蜜或是苦涩。瞬间本来是应该用镜头抢拍下来,留住瞬间变成永恒的。可瞬间是那样的难以捕捉,但是留在心里的印记久久抹不去,不经意间会突然再现在你的脑海,不经意间已经影响了你的一生一世。

小时候从四川老家来到胜利油田,山里的妇女不知道要给孩子报名,以为开学了直接领到学校就可以上学。没有我的名字,只剩下我傻傻的茫然的一个人站在学校大院里,听着别人笑话我妈感到手足无措的时候,是肖湘仙老师走过来收留了我,让我先和别的小朋友挤着坐。她温暖的大手拉着我的小手走进教室亲切的微笑的一瞬间是我见过最美的面容。

记得有一次肖老师生病住院了,孩子们自发的带着小礼物去看望她。一个玻璃球,一个鸡毛毽子,一瓶罐头,自制的西红柿酱,甚至是一根黄瓜,都诉说着孩子们朴实的爱。然而肖老师出院了,提着大包,挨家挨户的把孩子们的东西一一送回去。忘不了肖老师来到我们家,拖着略显疲倦地身躯颤巍巍的摸出两个鸡蛋的瞬间,她说孩子们的心意领了。晚上妈妈把这两个鸡蛋煮给我和哥哥吃,让我们不要辜负老师,好好学习。

大侄女从老家来,没有接受过学前教育,一入学自然就成了班里的最差生,被封为垃圾班长。在老师都嫌弃她拖班级后腿的时候,又是肖老师说每个孩子都会慢慢成长,有些花总是开得晚一些,让她到我班里吧。看着阳光照射在她和蔼的面庞的瞬间,我默默地下定决心将来要做一个她那样的人。

张老师上课的时候总是喜欢摸肚子,衣服上总是留下一圈圈白粉的瞬间也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后来才知道,老师得了肝癌,经常忍痛给我们上课。而我们却总是笑话他白花花的衣衫显得窝囊。何老师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总是说我再给你讲讲。然后他会和你挤在一个座位,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给你讲题,直到你明白为止。崔老师拿着杂志给我们读他发表的一篇文章,我清晰地记得那篇文章的名字叫《穿过我的黑发的你的手》。时光定格了我崇拜的眼神。

普普通通的成长,经历过的许许多多的老师,就是有这样的一个个的瞬间定格在我的眼前。虽说没有什么值得书写的,但是就这样淡淡的,从容的,潜移默化的影响着熏陶着我,于是我长大后就成了你。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间教室,放飞的是希望,守巢的总是你,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块黑板,写下的是真理,擦去的是功利……

于是在我的教学生涯中,也留下了无数的瞬间。比如: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我在翻看QQ空间的时候看到一个学生写到:冻死我了,好几晚上冻得睡不着,可是买一床被子好贵啊。于是,我就一个翻身爬起来,从橱子里拿出一床新被子连夜送到他的宿舍。从此以后,教室里多了一个曾经痛恨英语的男孩坐在教室第一排,认真听讲记笔记的瞬间。我已经淡忘了这件事,多年以后他找我写留学推荐书,说:“老师,谢谢你的被子,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看到了夜空里他的眼睛星星点点。

比如:一张冷漠高傲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的瞬间。她是一个不太好接触的女生,冷漠、高傲、淡淡的,法学系。开始的竞赛辅导课总有点难以沟通,仿佛总是拒人千里之外。在闲聊的时候,知道了女孩的心愿就是考上中国石油大学英语的研究生。我就利用自己的优势,不厌其烦的为她打听咨询,指导她确定方向,联系导师,并且为她成功的申请了研究生夏令营,打开了考研的第一步。那天晚上,她依旧淡淡的说,老师,你没吃饭吧,这是我刚给你买的绿豆糕。她知道考研的道路上原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比如:某个木讷的男生拿到安徽师范大学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我时眉开眼笑的瞬间。每次十二点下课,他总是喜欢来到讲台,把当天上课的听课情况做题情况一一汇报。虽然我每次回到家饥肠辘辘都快十二点半了才做饭,虽然我也是腹诽不耐烦,但我一直忍着没有表现出来,尽量耐心地指导他鼓励他,看着他从六十多分,七十多分,考过了四级,考过了六级,考上了研究生……

比如:那个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孩告诉我她进入了主持人大赛决赛的瞬间。她说她一直想参加这样的比赛,可她不是班干部,平时也不活跃,所以害怕失败,害怕同学们笑话。直到那天我上课借着Take risks 的文章说:人生要勇于尝试,不怕失败,别人不会在意你是否卡壳,是否忘词,是否紧张的发抖。即使有嘲笑,也是善意的转瞬即逝的。你去尝试,至多经历轻微的焦虑紧张不舒适,收获的却很多很多。或许你至少可以证明这方面你不行。于是她下定决心报名参加了主持人大赛,没想到进入了决赛。虽然只拿到了优秀奖,可是树立了自信心,特别开心……

近来,我们都在学习研讨师德师风。习总书记也明确提出一位好老师要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教师要将“圣人之德”和“常人之德”结合起来、将“外在追求”和“内在追求”结合起来,将“公德遵守”与“私德修养”结合起来。我没有这么高的理论修养,我只记住了许多我的老师影响我的瞬间,也想传承下去,让我的学生记住许许多多这样的瞬间。